返回

诸天武侠寻剑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十四章 天书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众人正惊骇处,转眼见那黑水玄蛇蛇躯一动,原本浸泡在海水中硕大的蛇尾一扫,刹那间掀起一排直有数丈之高,宽达数十丈的水墙,铺天盖地而来,而在水花之中,    更有黑色蛇尾夹杂其中,带著无边气劲冲来。

    那水花还在数丈之外,狂风便已扑面而来,几令人站不住脚步,若是真被这如海啸一般的水墙打到,碰到那巨大蛇尾,    只怕非粉身碎骨不可。

    徐隐夹带着张小凡连连躲闪,    鬼王宗那边也是一般的狼狈。

    五名寻常弟子在这恐怖海啸面前,    几无挣扎余地,很快被当场淹没,消失于无情海中。

    众人疯狂向陆上退去,但那黑水玄蛇不知为何,今日就是要与众人为难,蛇躯追来,随手攻击,众人立时分散开来。

    眼见蛇尾即将拍中躲避不及的陆雪琪,徐隐连忙将张小凡扔向远处,避开波及范围,而后一掌印上陆雪琪腰侧。

    陆雪琪看着徐隐一声惊呼,堪堪避开蛇尾,飞荡至了远处。

    然而徐隐却要直面这一击,轰然炸响!

    蛇尾扫过徐隐,拍在了一旁的石壁上,直将石壁整个拍得粉碎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陆雪琪的喊声,    “徐隐——!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徐隐坐在一处石洞门口,    方才受蛇尾直击,    他拼尽全力拉动身子后撤,好不容易在蛇尾拍中前保持住了与蛇尾同样的速度。

    如此,他方有时间借助蛇尾之力,横移身体,自蛇尾下方堪堪避开直击,却仍受到巨大冲击,无法控制身体,被拍向了此处。

    身上肋骨都断了好几根,人也跟着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好在他佛道双修,又有战神图录领悟出的武学加持,即便昏迷状态也能自行疗伤。

    肋骨骨折处就在昏迷期间自行接上,虽很脆弱,却已不影响基本的活动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脏腑内伤,直到刚才他连喷三口血,才将里面的淤血化出,也要一段时间恢复。

    “该死,本想救下陆雪琪后,跟上张小凡和碧瑶,抓住这天书的机缘,没想到发生这等意外。待我修行有成,    定要斩此孽畜,扒皮吃肉!”

    正当他靠在石壁旁疗伤时,暗处出现一道幽光。

    “前面好像有人,看看是谁?希望是幽姨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碧瑶的声音?

    徐隐抬头看去,只见碧瑶搀扶着张小凡,二人走近前来,发现徐隐竟坐于此,都是大感惊讶。

    张小凡十分惊喜,“七师兄,我看到你回头去救陆师姐却被黑水玄蛇击中,险些以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命大,死不了!”

    碧瑶撇了撇嘴道:“那幽姨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隐笑道:“总之活下来最要紧,以后的事再说,我瞧现在不如先休息一下,再看看周围是否有离开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一番修整,徐隐中途未做任何干涉,然后用过干粮,才开始寻找出路。

    张小凡和碧瑶屡屡拌嘴,两人却又相互关心,着实矛盾。

    而后通过张小凡的点醒,发现了滴血洞所在,又被张小凡一番误打误撞,破解了入洞的机关。

    三人跟着来到这八百年前黑心老人基业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徐隐一边行走,一边自我疗伤,直到来到一间供奉着幽冥圣母和天煞明王的洞府之内,再跟着拐过几间石室,又发现了黑心老人的尸骨。

    三人在附近一番探索,碧瑶发现了合欢铃,张小凡找到了天书!

    徐隐极为渴望的将石壁中记述的内容全部印入脑海,而后以重伤需要休息疗伤为名,单独找了间空置的石室打坐修炼。

    三人虽发现了重宝,却一直没有找到出去的道路。

    被困日久,渐渐就连食物都已耗尽。

    纵然徐隐有辟谷之法,也撑不了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在此患难之时,张小凡和碧瑶如原著中那般,两人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而徐隐也没做这电灯泡,他假故有伤在身,时不时吐出两口血,一个人闭关疗伤。

    直到一日,徐隐将天书中的功法初步融合入自身修为当中,将佛道两门更加融会贯通,转换由心。

    而战神图录亦借助天书中的奇法,烙印至自身经脉。

    行功之时,若是脱去全身衣衫,一身经脉化作的各种宛如符文般的图案,便会显化全身。

    这种异象可使他精气神与天地人三魂交汇融合,不分彼此,自此人之内宇宙和天地自然的外宇宙相互印证显化。

    就连徐隐也不知道一直这般修行下去,会修炼出何种神通。

    至少一点可以确认,他只要将神魂与性命修行到这个世界的极致,就一定能达到凡人所能达到的极境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只需要一个契机,便可褪去凡胎,或者那就是所谓的仙体!

    也是这個世界许多修真之士追寻的成仙之法!

    徐隐压抑中心中喜悦,看到张小凡跟碧瑶靠在一起,碧瑶刚刚说完幼时被困狐岐山底时的一桩惨事,而后目光幽幽朝徐隐看来。

    “我曾以我娘的血肉活了下来,如果我们依旧无法脱困,你们可以分食了我的血肉,或者可以等来救援。”

    张小凡听得浑身汗毛倒立,怎都想象不到被困绝境,靠食人为生的惨状是何模样,严词拒绝。

    徐隐说道:“我已知道离开这里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两人愕然看来,徐隐接着说道:“这段时日我虽一直在疗伤练功,却从未停止过思考脱困之法。”

    碧瑶有些无所谓道:“那你思考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这些时日徐隐一直没怎么到处探查,因此碧瑶对他全无信心。

    徐隐却指着一旁的天煞明王,说道:“我一直好奇,这天煞明王右手为什么是空的。

    我昔日行走江湖,曾听闻天煞明王在你们魔教当中属于开天掌刑之神,右手本该有一柄开天斧才对。

    若非雕刻石像之人心怀不诚,这柄重要的法器缘何为莫名消失?”

    碧瑶忽然浑身一振,从陆小凡怀中挣扎起来,“你可比张小凡这个呆子聪明多了!”

    她连忙去那间放着许多兵器的房间内翻找,张小凡也跟了过去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