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诸天武侠寻剑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十章 血炼宗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徐隐笑道:“接下来的口诀,各位请记住了,这是徐某行走江湖时偶然发现的一门法诀。

    以前未入修行界前,我纵然知晓也不知如何修炼,可修炼有成后,可履足水面如平地。

    水面何其柔软,要在此等污秽之物上面行走,    应当也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内运神功,双足踏上一堆堆蝠粪,果然不会陷入其中,只以脚底接触,便可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惊奇无比,两个女子更是眼露精光,若只以鞋底接触此等污秽,    倒是可以忍受。

    徐隐遂将口诀相授,    这本是他将轻身之法融合修行之道而自创的功法,怕说出来让这些人不敢相信,所以才假托奇遇所得。

    行功之法简单,这些正道精英弟子皆是轻松掌握,半个时辰内,众人便往内而去。

    倒是张小凡不甚熟练,偶尔会出现失足情况,多劳徐隐跟法相相助,才免于陷入污秽之中。

    此事看得李洵连连嘲笑,对燕虹低声说道:“青云门前四居然会有此等草包?”

    燕虹却道:“师兄,这门颇为实用的功法,那位徐师兄慷慨相授,我们还是不要多说是非比较好吧。”

    李洵脸色一沉,冷哼一声,不复多言。

    众人依仗手中法器相互,运转踏波而行之法,    行走许久,    终于踏上硬地。

    前方却是一处岔道,遂分作两批,青云门四人一组往左而去,天音寺和焚香谷四人往右而去。

    四人在齐昊镜光圈相护下,走了一段距离,徐隐忽然说道:“各自警惕,这一路进来已不知多深,如有埋伏,当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都是一振,齐昊跟徐隐在前开路,陆雪琪与张小凡背靠二人,注意后方,如此即便身陷黑暗也可确保全无死角。

    越往深处而去,洞内各种凄厉惨叫、鬼哭狼嚎声越发明显,仿佛前方暗藏深渊炼狱,越走离那深渊越近。

    好在四人皆是心性坚韧之辈,全无畏惧,只是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徐隐忽然停下脚步,淡然说道:“准备战斗!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还未及反应,    他一剑向前劈去,半空中立时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随着惨叫声传出,如同开启了某个机关,四面八方皆是阴毒暗器和法宝,连连袭向四人。

    其中威力不甚强大的,接被齐昊的镜所阻。

    部分威力较大的法器,每个人都能轻松弹开。

    偷袭者人数虽众,可看起来高手并不多。

    虽是混战,四人依旧背靠背结阵作战,徐隐剑下已连斩数名妖人,几无一合之敌,相当厉害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且战且往前走去。”

    齐昊问道:“妖人甚多,不知前方还有什么埋伏。”

    徐隐却心心念念着此地死灵渊下面所藏的天书,说道:“他们技止于此,来多少,杀多少!有何所惧,且进去看看血炼宗在里面藏着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徐隐一番话,立时让齐昊等人热血沸腾,感受到他散发出的自信与豪迈,跟随他一路前杀。

    黑暗中,血炼宗众人虽是埋伏偷袭,居然却被打个大败亏输,狼狈逃命。

    野狗道人如今已是心胆俱丧,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他对身旁一同逃命的刘镐说道:“情报有问题啊,没人告知青云门的四個小崽子这么能打!”

    刘镐哭丧着脸说道:“吸血前辈的徒孙姜老三都被带头的白发小子一剑劈了,什么吸血都施展不开,我们有什么办法。还是到前面,看老大他们怎么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追逃之间,不多时便来到一处极为空阔之地,徐隐看到前方石壁上以古篆体写着死灵渊三个字,心下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他对来此和魔教中人大战全无兴趣,如今既到此处,他又熟知其中秘密,怎么可能不下去探访一番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的问题是,如何瞒过众人,最好能够触发原本剧情,如此……

    徐隐回头看了眼张小凡,他正戒备后方。

    徐隐忽然前冲而去,四人小阵立时前后分割。

    这个难得的机会立刻被血炼宗高手抓住,野狗道人与几名好手分袭戒备后方的陆雪琪与张小凡,齐昊同样被三个人缠住。

    而徐隐当面,则立刻传来一阵血煞之气将其弹开。

    一名满脸胡须的大汉和一名性感妖娆的女子浮现于众人之前,那大汉看着青云门众人,忽然右眼睁大,直到约有一个拳头大小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青云门的小崽子,既然来了我血炼宗,就永远留下吧!”

    说着眼中射出道道血红光线,其中充满污秽的血煞之气,就连齐昊的寒冰剑凝聚的冰墙亦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即便以剑身格挡住,那股红光也会附着剑上,似要对其进行污染腐蚀,不止如此,这股煞气似乎还能通过仙剑与主人之间的联系,逐渐侵袭主人本体,极为难缠。

    徐隐原本可避开这股红光煞气,直接近身将这使用赤魔眼的年老大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不过他另有打算,故意示弱,四下闪避光线,装作十分忌惮的模样。

    包括陆雪琪,她与齐昊修为相当,也跟齐昊一般只能狼狈应对。

    只有张小凡,他的噬魂本就是血炼宗黑心老人所炼,对这些煞气天然就有吸收能力。

    只见烧火棍挥舞间,所有红光接被吸纳,立时让年老大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一旁观战的一名散修忍不住嘲弄年老大,而后他祭出一张折扇,挥舞间,竟有移山填海之能。

    刹那间就召唤一座巨大山峰朝四人压来,这里空间虽然空阔,但被这么大的一座山峰压顶而来,众人亦无闪躲空间。

    陆雪琪连忙高举天琊剑,意图以神剑之能斩碎山峰。

    结果旁边辉光大盛,纵横两道剑芒交错而过,山峰立时崩塌碎裂,散得到处都是而后又被收回扇中。

    正邪双方所有人都看向那挥剑断之人,只见徐隐御风而行,长剑已然指向那可以召唤大山的散修。

    这散修名叫林峰,本是碣石山风月老祖的徒孙,这风月老祖乃是东方碣石山上清修的一个有名修士,道行高深,在修真道上颇有名气,平素行事在于正邪之间,并无大恶且与世无争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他的徒孙怎会出现在此,并公然协助血炼宗。

    不过,被徐隐剑锋所指的人,很少人能够不付出代价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