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诸天武侠寻剑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五章 剑意无双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剑与人仿佛合为一体,精气神更与天地自然同化为一!

    这是以武学共鸣天地元气,竟与道家修行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!

    不过青云门道法是以三魂引动天地元气,而徐隐此番除了借三魂之力,还以自身精气神虚化之力为凭依,更增杀伐气息!

    剑势似流星、似长虹,出而无悔,    不留余地!

    齐昊以道法接连凝聚冰墙,同时以冰刺冻气进行反击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如此一往无前的剑势,尽皆崩摧碎裂。

    剑势及身,他感觉自己身周的空气仿佛被一抽而尽,连呼吸都万分困难!

    即便如此体内太极玄清气依旧汹涌而出,随手中寒冰仙剑递出!

    二人剑尖相触,两柄剑弯曲成同一个角度,    而后回弹爆发,将二人同时震飞出去!

    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此时才似惊觉,    猛然起身,目光死死盯着徐隐,难以置信这居然是江湖武学所能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田不易嘴角噙着微笑,他第一次见到徐隐,就目睹了他以此招击伤赤煞,若非当时的他不懂运用三魂入道,否则根本不用他和普智大师,也能击退赤煞。

    台下众多弟子皆为徐隐那道绝剑所震撼,许多人还以为这是化自太极玄清道的剑法,高声惊叹。

    然而修为如林惊羽、曾书书、田灵儿、宋大仁之辈,却能够通过天地元气传来的奥妙,    知晓那并非以三魂之力带来的杀势!

    那是出自于武者自身精华的奥义,形虽似,神不同,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威力!

    它或许对妖物一类杀伤力欠缺,    但面对同为人类的修士,却是相当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徐隐跟齐昊一剑之下胜负未分,    两人都悬于半空。

    齐昊眼中闪烁着昂扬战意,说道:“一剑!”

    徐隐点头道:“好,再接剑势二!”

    天地自然猛的沉寂,一切皆变得萧索空空,齐昊猛然发觉自己身周的自然天地浑然一体,唯独自己像是被排除于此之外。

    他大感惊讶,道家玄门修行之法,未曾触及如此高明的精深修为,只是天地人三魂带来的格外强的灵觉,让他生出极其强烈的危险感。

    他感知到的敌意非是面前这位绝顶剑客,而是身周的一切,就连风与沙,都似想致其于死地!

    这回掌门道玄真人双目一凝,对田不易说道:“我从未听闻凡间能有如此武学!这已是技成于道!”

    田不易缓缓点头,“这本就是老七未入青云门时,自有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苍松道人则捏紧拳头,始知田不易之前的话果真不是跟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那小子的剑意,分明都是绝剑!

    不是敌死,    就是我亡!

    什么样的家伙才会专注于此等剑道?!

    “空寂无痕!”

    天地自然的萧索杀意,    尽数凝聚于此剑之上,其势带着无尽灭绝之意,不再是简单的物理性杀伤,更同时攻击对手精神意志!

    若是意志不够坚定,甚至难以生出抵抗之意,只能平白待死于此。

    但齐昊战意正自昂扬,他亦有属于自己的骄傲,无论处于怎样的绝境,又怎会轻易言败?

    可这一剑,着实无法与之对攻,他选择防守!

    剑横于前,寒冰之气凝聚一团,压缩成极其致密的冰团,精准的顶向当面刺来的恐怖剑气。

    冰团炸裂,寒冰仙剑更被打得再次弯曲,齐昊借此回弹之力,成功卸去最后的压力,在半空一个盘旋。

    此时却已气喘吁吁,心跳如雷,他双臂已麻,如今只能虚握剑柄,全身经脉如火烧碳炙,真气几乎凝滞,无法运行。

    苍松道人几番想要登台相救,但看到齐昊以巧卸力,成功抵挡,心下微微松了口气,却不知自己的弟子已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他的背心实已跟着沁湿一片,仿佛亲身参与了这场战斗一般。

    心道:这一剑绝得彻底,这小子应该没有余力出下一剑了吧!

    台下的田灵儿心都要跳出喉咙口,此番再也无法忍受,高喊道:“徐师兄,齐师兄,不要再打了!”

    徐隐哈哈大笑,很是畅快。

    “好多年都未如此痛快了!来来来,还没结束,再接我剑势三!破妄明真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徐隐这一剑蓄尽天地自然的杀机,当再无余力出第三剑,没想到他竟然还有第三剑!

    以这每一剑威力都有递进的情况,齐昊危矣,怎么不见掌门首座等人前来阻止?

    齐昊脸色苍白紧紧咬牙,强运真气,说道:“齐昊绝不轻易认败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天地一片死寂,万物皆失去生机,所有的所有,全部化为了死。

    这是一切都已终末后,自虚无和死亡中诞生出的魔剑!

    徐隐手中的无名仙剑不受控制的自行震颤,魔剑诞生于剑客心中之魔,唯有剑客自我灵性可以压倒魔性之时,始能控制自如。

    如今的徐隐自破碎虚空以来,早已能使自身灵性压制魔性,故而手中之剑再是桀骜,却依旧为其所用。

    这一剑挥出,白茫茫的剑气,就仿佛连空间都足以撕裂!

    若非此界空间屏障强度远胜于大唐世界,徐隐照样可以破碎虚空。

    此时,齐昊看到的却并非是那道致命剑气,而是裂开的空间封堵了自己所有能够逃避的路线,唯有以自身修为相抗,或能争取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那裂开的空间似有绝强魔性,让他内心的绝望无限放大,最后一点余勇竟然鼓不起来,眼睁睁的看着即将死于剑下。

    他后悔吗?

    自己做出的选择,又有什么可悔的?

    正当此时,一道黑影挡在齐昊身前,那足以湮灭一切的裂开空间,被一柄仙剑抵挡。

    它如上古凶兽一般疯狂撕咬吞噬,但始终奈何不得那道黑影,终于在黑影挥出的剑芒之下,带着强烈的不甘消失而去。

    徐隐看着手中恢复寂静的无名仙剑,心有所感。

    苍松道人护在齐昊身前,脸上虽是平静,可持剑颤抖的双手,已出卖了他的情绪,激烈而动荡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再次集中到了悬浮半空的徐隐身上,只见他身上自生玄光,而他的脸似乎正在裂开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他遭到方才那一剑的反噬?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心中闪过的念头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